中国十佳工业设计公司

柳冠中:设计的目的——提升生命品质

摘选自清华大学柳冠中教授精彩观点



我们的世界仍是人类安排的世界。人类的优点和缺点都在于改造这个世界,既然我们注定要改造这个世界,那么我们就把这个世界最美好的精神铸进我们的生活。


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而作为人类未来不被毁灭的第三种智慧的“设计”,会以“春雨润无声”的形式改造和创造人类社会的生存方式,因此,设计教育者的责任就更艰巨了!


设计是文化创意产业的核心,设计是以人类总体文明对工业文化、商业文化和技术文化的修正,也是平衡人类社会可持发展和人类欲望的槓杆。在我国经济转型升级关键时刻,商业黑洞和科技光环的的诱惑会误导我们对“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”的谐调!“中华民族复兴之梦”不是13亿人的“物欲”的总合!而是中国富国强兵之梦!不要沉溺于“无病呻吟”、“抖机灵”式的“创新”陷阱之中,要提倡设计之本,以国家急迫需要为重。以“无声的命令、无言的服务”引导人类去创造公平、合理、健康的生活方式,实可谓是春雨润无声,是未来人类社会不被毁灭的良知、智慧与能力! 工业设计领军人才是培养“中国工业设计主力军”的!要培养出一批批能担当“社会设计师”的责任和素质。



人的思维方式有可能被职业---“存在”决定,但开放的社会、互联网的平台,综合、集成时代己标志了人的思维能力和潛力正在进入了一个新阶段。商业要有话语权;技术也如是;那末设计同样也必须要有!这三棵大树都植根于人类社会之土壤。技术、商业与设计都要从生活中和消费者那儿汲取思路,只是设计不只是为了“功利”,更要为合理、健康、适可而止地潛需求的挖掘。商业、技术、设计三个支点都要围绕一个核心-----“人类的可持续生存”,而设计在三者之中相对更贴近这个核心,然而设计一直处在漂浮的边缘,被社会、也被自身误解。也可能我把设计太理想化了?!难道这不是人类最可贵之处吗?!技术、商业、设计不可迥避地要博奕,但如果设计没有自己主张,那何以立身?人类历史中的弯路、错误己证明了忽视设计的教训。坚守理想、跨界合作、定义并引领“需求”,是设计的操守。设计必须要有这个理想和野心去驾驭"商业"这匹烈马,人类才有可持继的未来!而不应安于躺在“商业”怀里被哺育!虽然设计还未长大,目前不得不被商业施舍,但不能总这么低三下四地无骨气,一谈到商业,设计的脊柱就弯了!当下,设计师在“商业”面前还是要低下高傲的头,但"设计"从宙斯那儿偷来天火不该从设计师心中熄灭!



水面平静后才能映射风景,

心灵平静后才能反思人生,

进而鉴别真伪、明辨是非。

只有能在噪音纷呈的环境里,

辨别天籁之音者,才是“智慧”。


 


比尔盖茨也曾感叹:“现代社拥会有无与伦比的创新精神,而斯坦福大学正处在创新的核心。斯坦福孕育了许许多多的新公司,各行各业的教授,创新的软件和药品。这里的人们对未来充满渴望。可是与此同时,当你去问美国人是否觉得将来会比现在更好,很多人的回答都是否定的,他们觉得在未来,机会越来越少,不平等现象将越来越严重。”体验人类社会中真正的问题,而不只是看到调研得到的“数据”那般。

比尔盖茨也不得不承认:要体验人类社会中真正的问题,而不只是看到调研得到的“数据”。“如果创新仅凭市场驱动,我们都不关注不公正现象,那么我们的重大发明将令世界的两极分化更加严重。无论我们掌握多少科学秘密,都解决不了世界上最棘手的问题,我们只是在玩智力游戏。”

人类进步的每一里程碑都是对自然、对自己认识水平的否定,也是从不同角度、不同层次对祖先、对权威、对功利、对已有的“名”、“利”的否定或重新解释。人类的优点和缺点都是想改造周围的一切,而且已经和正在塑造着第二自然。随着时代频率的加快,越往前走,动量越大,可能遇到的“陷阱”就越多;习俗的惯性、眼前功利的诱惑也就越大。与其让“蛇和苹果”蛊惑,不如学会科学地思考,历史地、系统地、辩证地对自然、对自身进行认识,自觉地从正、反双向反馈来审视已有的成果和观念。

很显然,人类有“兽性”的一面和“天使”的一面。教育者的目的是使人的灵魂得到锻炼,克服兽性而转化向天使的一面。

教育是人灵魂的教育,而非单纯的理智和知识的堆积,这是教育久远而宏大的终极旨趣。否则,你拥有的知识愈多,对人类,对生命的危害愈大。

时下,我们的教育往往过多注重专业技巧!而忽略了学生基本人格、基本道德、基本情感的养成,以致于有些学生对生命、对世事愈来愈冷淡、冷漠甚至冷酷。我们要培养学生“面对一丛野菊花而怦然心动的情怀”。这种情怀就是在乎沙滩上每一条小鱼的生命的男孩儿所拥有的情怀。否则,视小鱼如草芥,给鲜花以蹂躏,即使其道德评分或许很高,也失去了人的生命价值。对人的尊重,对宇宙的敬畏,最基本的就是尊重生命的存在,知晓这一世得到生命的不可思议。人不应无端地剥夺生命,即使是非常低级的生命。



一个对外部世界冷漠无情的人,是没有希望的人;一个由许多对生活、对生命无动于衷的人组成的民族,是没有希望的民族。

读书不是为了拿文凭或者发财,而是成为一个有温度、懂情趣会思考的人。书虽然不能帮你解决所有问题,却能给你一个更好的视角。读书,会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你的思考、逻辑、谈吐、与人共事等各个方面,读书多了,内心才不会决堤,这指的是:人的情商积累与阅读有关。读书到了最后,是为了让我们更宽容地去理解这个世界有多复杂。读书,正是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,喜欢读书,就等于把生活中寂寞的辰光换成巨大享受的时刻。读书多了,容颜自然改变。

教育的最终目的,不是传授已有的东西,而是要把人的创造力量诱导出来,将生命感、价值感唤醒。唤醒,才是一种教育的手段。读书最大的益处是激发想象力和灵感,而不是看谁记住的知识多少?读书的目的绝不是为了记住多少知识,而是带着自己的思考让自己变得更有思想。学习的意义之一便是这样,看到黑暗,并于黑暗里看见更大、没有雾霾的蓝天、白云、阳光。

能构建知识结构的思维方法,比“千马分屍”的知识堆砌重要得多!在眼下的教育大环境下,喜欢发问且用质疑、批判的眼光看世界的人们更显得弥足可贵,批判性思维是一种“创造性思维”。

有一次英国设计委员会的主席来中国讲课。课后有人问,中国的工业设计怎么搞?对方说,那是你们的事,不是我的事。又说:中国现在遇到的问题和发展阶段与西方不同,你们要是把中国的问题解决了,你们就是世界一流!

今天,我们看到的所谓的“国际设计”,实际上都是游学、工作于海外的那些人经自己选择之后带回来的,或是外国学者的“传道”,都打上了主观的烙印,并不能代表其完整的文化,因为“根”和“土壤”是带不到中国来。

引进不是不好,也是一种学习。那应是站在巨人肩膀上,应该看得更远,而我们往往只看脚底下。“它山之石”不去攻“玉”,却在攻“名利”。



巿场经济在任何国家都代替不了国家战略,政府都有引导性政策,这是四两拨千斤。不同的是各国是利用派出机构——"设计中心"去代理和扶持纳入政府战略的企业。任何企业也当然可以自由选择“巿场机制”去竞争、去生存。但是,世上从未有过没有国家利益的市场经济,美国的战略每天都在干预其它国家的经济、政治的!我们不可能在所谓"自由市场"机制下发展,以美国为首的大国从来不会给我们和平竞争的权利和机会!正因为巿场经济,政府放权了,但政府的职能就必须浓缩!方向就更必须更准,才能引导我国经济在国际竞争中建立独立自主的、中国的体系!千万別书生气!这30多年我们上“国际大佬”的当还少吗?中国的事只有靠中国自己, 走自己路,解决了中国自己的问题,我们就是一流!

同理,“引进、消化、吸收”在我国,只重引进,忽视消化,满足模仿。而人为什么不会吃鸡变鸡,吃狗变狗,是因为消化了。“消化”,就是提出“本质”来吸收,其蛋白质、脂肪、维生素等等要素、本质被消化提炼出来,而组成的生命“系统”则完全不同。这个道理告诉我们模仿、引进不是目的,只是手段,国外的技术必须融入中国的企业、经济、社会系统中才有真正的中国经济、科技持续发展的希望,这个消化过程就是去粗取精、由表及里、由此及彼、举一反三、因势利导的“原始创新”的前提。我认为这一点不解决,中国的教育就会成为发达国家的“人才”摇篮,在人家的“系统”中发挥大作用,成为美国教育的“基地”。

“人才”的问题很重要。一些具体的改革,好像很时髦,好像很先进,但没有根本解决问题。学分制也好,合并也好,本质问题是什么?我觉得“原始创新”的关键是我们要能够培养出一批掌握调配整合资源(包括知识、信息、技术等)的能力的人才,不仅提“知识创新”,更重要的是“知识结构创新”。研究建立、推广“事理学”这门人为事物的系统科学,是“原始创新”的关键,因为这本身也属“原始创新”的范畴,也是培养一流人才的根本。

我们这一代设计师如果不能突破附庸商业的思维,无论个人赚多少钱,设计还是原点没动。突破“唯商业利益”的“产业生态系统”,找到新的“服务链的产品原型”,是社会给我们这一代设计教育者提供的责任,也是机会。

一万年也要技术、也要商业,但没有设计的立场和声音也是不健康的。探讨是为了唤醒我们设计与生俱来的良知、智慧和能力,是人类未来不被毁灭的工作平台。为什么有那么多被外国收买的院士有鼓吹转基因的胆量?这其中的人原本不一定都是恶人,利益驱动是原因之一,而信息不对等、不开放也提供了温床。

工业设计不是市场和技术的工具,它不是生产力本身,而是解放生产力的生产关系!商业、技术与设计是社会的支柱,要博奕,要协调。但商业与技术已是参天大树了,设计还只是棵幼苗!几千年的设计文明基本被权贵们强占了,它只有光鲜的外表,其本质并没全部为亿万创造文明的大众服务! 造成当今在博物舘、典藉里的灿烂“文化”成为文明的顶峰。而只有工业设计具有用“人类总体文化”修正工业文明的胸怀和能力!

光有“商品”是不够的!好像一条河,你热爱河流两岸的丰收或荒芜,你热爱河流两岸的居民,你也可能喜欢像半神一样在河流上漂泊、流浪航行,做一个大自然的儿子,甚至你或者是一个喜欢渡河的人,你热爱两岸的酒楼、马车店、河流上空的飞鸟、渡口、麦地、乡村等等。但这些都是景色——“物欲”。这些都是不够的。你应该体会到河流是元素,像火一样,他在流逝,他有生死,有他的诞生和死亡。必须从景色进入自然的呼吸和言语,要尊重自然的秘密。你不仅要热爱河流两岸,还要热爱正在流逝的河流自身,热爱河水的生和死。有时热爱他的养育,有时还要带着爱意忍受洪水的破坏。忍受他的秘密。忍受你的痛苦。把宇宙当做一个神殿和一种秩序来爱。忍受你的痛苦直到产生欢乐。这就是真正的人类文明之“诗”!这诗歌的全部意思是什么?要热爱生命不要热爱自我,要热爱风景而不要仅仅热爱自己的眼睛。这诗歌的全部意思是什么?做一个设计师,你必须热爱人类的秘密,在神圣的黑夜中走遍大地,热爱人类的痛苦和幸福,忍受那些必须忍受的,歌唱那些应该歌唱的。

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、繁忙的社会里面,一般老百姓如何保持一种对美的敏感,包括对这样一种美的追求的独立性?美是一种判断,一种选择。当世俗特别强调物质的欲望的时刻,美反而变得更加重要。对于美的教育,我想不是说大家都急着跑去美术馆,去听音乐会,而将美落实到最简单的四件事情——食、衣、住、行,这些跟我们生活发生最大关系的时空,它每一天都是美的功课,所以千里迢迢去美术馆看展览,若没有打开自己的心扉其实是没有用的。

设计不仅是视觉。甚至不只是语言。她是精神的安静而神秘的中心。她不在修辞中做窝。她只是一个安静的本质,不需要那些“土豪金”来扰乱她。她是单纯的;她是安静的;春雨润无声,有她自己的呼吸。设计是一场静悄悄生存方式革命,而不是修辞练习,更不是游戏人生!


 


人类未来的“生存方式”的转型、变革正在酝酿。不仅经济,“设计”、”文化”、“教育”都将发生发生观念性的革命。而我们还沉溺于对祖先生活方式的缅怀中!并美其名为“传统文化”?岂不知,只关注餐桌上调味品,而不致力与生存必须的食物的民族只能成为发达国家文化的附庸!

“文化”与“文明”的区别?
“文化”是地域性、空间性的产物;
而“文明”则是时间性、时代性、历史性的概念!
跟不上文明进程的民族将被时代列车无情的抛弃!

如果把设计定义为“创造人类健康、合理的生存方式”的话,“服务设计”就是设计的最高层次,是人类进入可持续发展阶段的必然境界。服务设计“提倡个人使用,而不提倡私人占有”,其实中国古代早就有“留有余地,适可而止”的哲学思想。服务设计不仅解决当前的人类生存问题,还要思考人类下一代以及未来人类生存、发展的可能。“适度设计“正是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保障。

“理科”——发现并解释真理;

“工科”——解构、建构的技术;

 “文科”——是非与道德的判断;

“艺术”——品鉴自然、人生、社会的途径; 


这些知识都是人类认识的成果,而“设计”则是要做“事”,就好像上述四根支柱是为了支撑一个平台,就是为了搭建要做“事”的这个平台,以实现“设计”这个目的——它整合了上述所有因素,去“创造人类更健康更合理的生存方式”。也是人类未来不被毁灭的智慧所在!

要从强国战略入手!从“人”入手仅是设计的抽象目标,然“生存方式”是从“人”入手的根本!设计要有危机感,不要都从“幸福”入手,更不能空概念地被国外技术噱头牽引,忽视了国际上“灭我种族的文化战略”。设计师也是多类型的,不要都跟当前所谓主流,设计总体来说是超前的、带预见的。

关注以世界的激烈竞争,就会感到芒刺在背,设计能无动于衷吗?


“研究型”、“协同性”、“生长性”的设计将是未来设计的立足之本,否则,设计只是个金钱和权力的附庸,设计应是人类的未来不被毁灭,除科学和艺术之外的“良知、智慧和能力”。 



柳冠中 | LIUGUANZHONG

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责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
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副理事长兼学术和交流委员会主任
香港理工大学荣誉教授
中南大学艺术学院兼职教授和博士生导师
广东工业大学博士生导师等。
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责任教授 博士导师 政府津贴学者
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
系统设计工作室总设计师
中国工业设计协会副理事长兼学术和交流委员会主任
香港理工大学名誉教授
中南大学兼聘教授、博士导师
哈尔滨工业大学等兼职教授
南京理工大学设计艺术与传媒学院名誉院长
广东工业大学博士生导师
光华龙腾奖中国设计贡献奖金奖获得者